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奸劫大波处女
奸劫大波处女
小朱已经是第六次傍着小周坐住湾仔的无上装酒吧饮酒了,小周是大老板的亲生儿子,大老板意欲退休安享晚
年,公司的大小业务逐步移交始小周。

小朱捧着酒杯在呆想着,他对小周的行径不理解,有如丈八金刚摸不着头脑。

每次都是下班后,酒吧欢乐时光的时间来到酒吧,小周目光灼灼地欣赏无上装露乳侍酒女郎,对洋妞和本地少
女的乳房评头品足,和他大谈女人经。

小朱想不明白的是小周财宏势大,英俊潇洒,要玩女人易如反掌,影视圈卖肉的小明星多的是,如果到中国城、
大富豪夜总会,那里的舞小姐比酒吧无上装女郎质素高得多,而且不但可以观赏,还可以摸玩上床,为什么小周偏
偏留连酒吧只看不玩呢?

难道小周是性无能的?但看来又不像,否则不会对女人的裸乳这么有兴趣!

朱仔决心要解开这个谜,能够解开了,才能投波士所好,将波士的鞋擦得像镜子。

「小朱,你喜欢圆球型还是竹笋型的乳房?」小周兴致勃勃问。

「波士,我看人生在世,有能力的话,最好是什么类型都玩玩试试,波士,我有点不太明白,以你的人才、钱
财,为什么只看不玩呢?」小朱旁敲侧击的问。

小周面上泛起了红晕,如涂上胭脂一样,依依哦哦没有回答。

「波士,我有一包大陆朋友送给我的补药灵过仙丹,可以让男人虎虎生威的!」小朱继续试探的说道。

「不,不是这种原因!」小周低声道。

「波士,那么是什么原因呢?我看看能不能帮到你!」可能波士周受困扰太久了,终于忍不住对小朱说出来,
他挨住小朱的身子,用低至小朱只能听到的声音道︰「我那阳具太小了,即使硬起来的时候也只像一条蚕虫。我怕
女人笑我,从不敢和她们打真军。」小朱恍然而悟道︰「波士,那么岂不是从未玩过女人?」「玩是玩过的,不过
只是摸乳撩阴,末试过真个销魂的滋味!」「波士,真正插入和打飞机的滋味是完全不同的,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
快感,我担保你试过后,就会乐此不倦的!」「但我怕被女人讥笑,不敢啊!」小朱想了想道︰「有两类女人是不
会笑你的!」波士周急急的问︰「是哪两类?」小周喝了一口酒道︰「第一类是未经人道的处女,她们未有做爱经
验,根本不知道男人的阳具的形状、长短、粗细,故此,你的话儿即使小如蚕虫,她们也不会觉得畸型的,反而如
果第一次遇到的男人,阳具又粗又长的话,会感到害怕!」「那么第二类呢?」小周问。

「收了你很多钱的女人,她们看在钱的份上,不敢笑你的!」「但她们会在心里笑我,在背后唱我啊!」小朱
点点头道︰「这倒是有这个可能。」顿了顿又道︰「那么不如去找个处女玩玩吧!」波士周道︰「到哪里去找处女
呢?肯卖肉的女人都不是处女了!」小朱沉吟了一会,答道︰「在香港的确很难,不过大陆就容易了。南国佳丽、
北地胭脂,可以任你选择!」「但是,在大陆玩女人,被公安捉到,好危险哦!」「波士,不怕的,买通公安,好
安全的,我就玩过几个又正又平又嫩口的美女。」「话虽这样讲,还是有心理压力的,你试在香港找找,找不到再
打算!」「波士,那我试试看。不过,我先问明你准备花几多钱?」「你有办法找到,我多多钱都肯!」小朱问道
︰「那么…波士愿意出多少钱呢?」「价钱方面,合心水的话,一百几十万都不成问题,这是头一个月的费用。

加果双方合意的话,% 部梢裕o要本少爷喜欢!」小朱暗暗欢喜,假如找到波士周合心水的处女,不但自己
可以从中斩到一笔,而且会成为他的心腹,钱自然滚滚而来了。

与波士周分手,小朱回到家里,坐住沙发看电视的表妹小蝶连忙起来,替他宽衣、脱鞋,和送上一杯热茶。

小朱脑袋闪过一道电光︰啊!今次发达了,有人选了,怎么会想不起表妹小蝶呢?

小蝶的母亲两年前亡故后,小蝶屈蛇来香港投靠姨妈,当日他们要付五万元给蛇头才赎了小蝶出来。

当时小蝶还是一个刚发育的十四、五岁黄毛小丫头,她没有身份证,既不能工作,又不能外出,整天住家里陪
伴小朱的母亲和做家务。

小蝶十分感激姨妈和表哥,将家务做得妥妥当当,小朱觉得表妹在家里就像坐监一样,曾劝表妹返回大陆去。

但小蝶在内地已举目无亲了,她觉得在姨妈家很好,不愿回去,而朱妈也觉得有个像女儿的姨甥女陪伴很好,
极力反对,于是他们便冒险收留小蝶在家里。

日夕相对,小朱从未感到小蝶已由黄毛丫头变为一个婷婷玉立的少女,今晚仔细观察,他突然发觉水蜜桃成熟
了。

小蝶身穿一件普普通通的T恤和一条短白裤,小朱将她由脚看到头,两腿修长、线条优美,白里透红;目光扫
描到臀部,浑圆结实;小腹平滑,对下是微微隆起的阴阜,隐约看到一条小缝,像极了一个小蜜桃;目光上移,胸
前双乳又尖又挺,脚步移动间,上上下下跳动着。

这时,小蝶恰好拿了一对拖鞋俯下骄躯给小朱更换,他悄悄把目光射入小蝶的T恤领子里,看到了雪白的胸脯
和两个晶莹如玉的半圆球,岭上两颗红梅若隐若现。

小蝶的父亲是东北大汉,使她兼有了南国北地美人儿的优点,一对剪水双瞳衬着挺直鼻梁和樱桃小嘴,实在美
极了!小朱这时候才发觉表妹比所有艳星更清、更美…小朱暗骂自己瞎了眼,表妹这么美丽、动人,怎么全不察觉,
母亲已多次暗示要亲上加亲,要他娶表妹做妻子,自己却嫌小蝶文化程度低,没有共同语言,一直在装傻扮痴,然
而小蝶却像服侍老公那样无微不至服侍自己。

上了床,小朱辗转反侧,难以成眠,他实在舍不得送这样美丽的表妹给波士周,却又受不了一百万或许更多的
钱财诱惑,内心矛盾极了,直想到天光大白,才倦极而眠。

朦朦胧胧间,小朱被一双温暖的小手摇醒,小蝶含笑娇声道︰「表哥,已上午八时了,快些起床啊,不然会迟
到的!」小朱睡眼惺松的看着表妹春花般灿烂的笑容,他不敢立即起床,因为每个成年男人早上阳具都会勃起的。
他的又粗又长阳具将内裤撑得高高的,小蝶不知道,还以为他不愿起床更衣!

小朱品尝着表妹一早起床煮好的猪红粥,灵感忽然闪进脑海,想了一晚的烦恼一扫而空,他有了一个两全其美
的办法,含笑的赞道︰「小蝶,你煮的粥真好吃!」小蝶粉面两颊涌起红云,表哥总是对她客客气气的,从未有赞
过她,心里不禁一阵甜丝丝的。

小朱的母亲不知是真的去打牌,还是特地让这对表兄妹单独相处,说道︰「今天下午,我和朋友打牌,不回来
吃晚饭了,你们两个吃吧!」「表哥喜欢吃什么呢?」小蝶问。

「随便好了,雪柜里有什么就吃什么,你切勿外出啊!」小朱答道。

「待会我先去街市买菜,然后才去打牌好了!」朱妈道。

趁着中午吃饭时问,小朱走到附近的金饰店,买了一系列打造得十份精美的新潮首饰,这系列包括一条玉坠的
金项链、金手链、戒指、耳环,他相信小蝶一定会高兴得跳起来。

小朱满肚密圈,他订了一个人财两得的计划,他决定先俘虏了小蝶的感惰,享受了她的处女胴体,单单留下那
片处女膜,然后说服她,嫁给波士周,这样就人财两得了,起磅可以捞得一百几十万。

晚饭后,小蝶戴起了表哥送给她的全套首饰,喜欢到不得了,这时候,表哥叫她去死,她也会毫不犹豫答应的。

小朱乘机道︰「小碟,姨妈想我们表兄妹亲上加亲,你答应做我的妻子吗?」小蝶孤苦伶丁,投靠姨妈,情窦
初开,早就对这个英伟的表哥有好感了,可是表哥却一直冷冰冰对她,现在表哥向她求婚,自然欣喜若狂,红着面
儿低下头来。

小朱是情场老手,当然知道女儿家,沉默即是答应了。搂着小蝶,嘴巴对正她的红唇吻下去。

这一热吻不知吻了多久,小蝶第一次被男性拥吻,娇躯如触电般颤抖,双手紧紧抱着表哥的宽阔肩膊,陶醉在
热吻里。

处女的清新气息涌进鼻子里,怀抱里是一具温香软玉的娇躯,小朱欲火熊熊的燃烧起来,他一把抱起小蝶走入
房间里,将她轻轻的放在床上。

小朱一粒一粒的解开小蝶衣钮,眼前是一个雪白的乳罩,裹着两个山峰。

小蝶羞得一直闭着眼睛,任由表哥为所欲为。

小朱的手转到小蝶玉背上,解开了乳罩的扣子,两个被束缚的乳峰便弹了出来。

一般女人躺在床上,乳房是自然地塌下来的,像两个扁包一样,只有少数年轻得天独厚的少女例外。小蝶就是
这样,十足的弹力使她那对乳房像山峰高插入云,峰顶是两粒像珍珠的粉红色乳蒂。

小朱的手没有停下来,沿着那丝绸般软滑的小腹,滑到运动便裤上,小朱的手将橡筋裤头拉松了,沿着大腿褪
下来,雪白单薄的内裤里,掩映着稀疏短短的青草,现在,小蝶的娇躯已一丝不挂呈现在眼前了。

小朱脱光了自己的衣裤,爬上床上,躺在小蝶身旁,双手姿意地搓弄小蝶那对弹手的乳峰,峰顶的乳蒂在变硬、
变大,浑身肌肉住跳动着。

美丽的面庞像饮醉了酒那样,变得红卜卜的。

小朱的大手沿着平滑的小腹滑下去,直到水蜜桃上,蜜桃只有短短稀疏的茸毛,两片鲜盛的红唇裸露住空气里,
红唇交汇处就是一颗珍贵的樱桃了,小朱的两个指头捻着它搓弄,蜜桃中间的小缝涌出蜜汁来了。

小蝶情焰猛升,发出了不知是痛苦还是快乐的呻吟声,她像一条上了沙滩的活鱼在翻动、弹跳。

小朱一把拉起小蝶软若无骨的手,将它拉到自己的长棍上,小蝶拿着温热的肉棍,捏摸着、捋动着。

小朱欲火熊熊燃烧着,真想不顾一切吃了这个甜甜的水蜜桃。

长棍已在水蜜桃上擦来擦去了,擦它的红唇、擦它的樱桃,但始终不敢闯入小洞。

小朱知道再擦下去,就会爆炸了,连忙调转枪头,将棍子放在小蝶的小嘴里,低下头来,伸出舌头吮舐小蝶的
水蜜桃。

小蝶第一次受到如此强烈的男性挑逗,她很快地屁股向上挺了几挺,阴道剧烈收缩着,榨出大量蜜汁喷进表哥
的嘴巴里。

几乎同一时间,小朱的琼浆鲜露也涌入她的喉咙里。

小朱仍然爱不释手的摸玩表妹的乳峰,小蝶像一只温顺的羔羊躺在他的怀里,她娇羞地问道︰「表哥,怎么你
的棍子是放在我嘴里,而不是插入下阴呢?」小朱觉得已经彻底俘虏了表妹的感情,也玩了她的胴体,应该是摊牌
的时候了,于是将他的计划说出来…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说到如果小蝶不答应,自己就会失业、走投无路的样子,
声泪俱下地哀求小蝶。

小蝶是个天真无邪、未见过世面的少女,哪会想到表哥——自己的未来丈夫会出卖自己?她觉得有义务、有责
任救自己丈夫,便一口答应了。

波士周看了小朱为小碟所拍的裸照,欣赏极了,问道︰「果然不错,是处女吗?要多少钱?」「波士,保证是
如假包换的处女,是我费尽心机找到的。玩三个月,她要一百万,值吗?」「值,值得的,就这样说好了,今晚你
就送她来我家里!」波士周说完了,写了一张一百一十万元的支票交给小朱说︰「有多的十万,打赏你的!」「那
么,今晚我就送她来,不过她有一个条件,就是她不会陪你出街、看戏,她怕撞见熟人!」小朱因为小蝶是黑市居
民,所以如此说。

「可以,可以,我也怕被人看到呀!」

小朱拿了支票,立刻去银行过了户,立即赶回家中。小蝶晚上就要送去陪波士周三个月了,他要再好好地享受
一次!

这个晚上,小蝶已替表哥口交两次了,小朱抚着她浑圆的屁股,他想︰罐头是不能开的,但山路却没有一块要
命的薄膜识别,何不自己先走一次?

想到这里,又叫小蝶替他吹硬那根已出过两次火的软绵绵命根子。

「还要来么?表哥,你不怕伤身吗?已出过两次了啊!」「小蝶,我们要三个月后才相见,我实在舍不得啊!
你知道我好喜欢你,爱得入心入肺吗?」小蝶听到表哥这么说,感动极了,更加觉得为表哥牺牲是值得的,张开了
已因吹得太久而有点酸软的小口,再吮舐那根软鞭。

小朱捧着小蝶的乳峰,拼命地摸捏着,好像要将它的乳汁榨出来似的,小蝶有点疼痛,咬着银牙忍受,软鞭子
很快又硬起来了。

小朱打开了一瓶发乳,叫小蝶替他涂在棍子上,然后叫她挺高雪白浑圆的屁股,塞入她的小洞里,慢慢向前插
入。

那是与口交完全不同的滋味,整根棍子被有弹性的肌肉紧紧包裹着。不过小蝶就惨了,她痛得入心入肺,「哎
哟!哎哟!」的叫痛。

狂风暴雨过去,小蝶像一只受了伤的小白兔般躺在床上,小朱则在她身旁夸奖她,赞美她,使她感到受苦受痛
让表哥得到快乐也是值得的。

小朱一边抽烟一边嘱咐表妹,叫她在波士周面前,一定要装作第一次和男人做爱,也千万不要笑波士周只有蚕
虫般大的小阳具。

小朱又叮嘱了小蝶道︰「小蝶,我想过了,在香港你不能外出,整天在屋子里像坐牢一样,一定不开心的。现
在深圳和香港一样繁荣了,拿了波士周那笔钱,我们可以在深圳买层楼,搞点生意,那不是快活过神仙!」小蝶高
兴极了,揽着表哥吻个不停!

小蝶终于和波士周肉帛相见了,望着他那条像小孩般大小的阳具,小蝶几乎忍不住笑起来,幸好能及时忍住了。
蚕虫虽小,却会变硬,表哥给了她美好的明天,她必须要好好服侍波士周,希望能够得到到更多的钱,和表哥一起
在深圳双宿双栖搞生意。

小蝶细心用嘴巴呵护那条蚕虫,波士周有生以来第一次尝到这种销魂蚀骨的滋味,比得到金还要开心,他有花
不完的金钱,却没有女人,尤其是像小蝶这样完美的女人,他闭着眼睛享受着。

波士周像一只发了狂的猛兽,他一把将小蝶按倒床上,将蚕虫塞入了小蝶的小洞里插出插入,小蝶是如假包换
的处女,可是她并没有处女被开苞的痛楚。

花径虽未为缘客扫,又小又狭,但蚕虫实在太小了,比指头大不了多少,小蝶只感到有根指头塞入洞里活动,
不过她紧记着表哥的叮嘱,满足波士周的英雄感,皱着眉头叫波士周温柔些。

波士周更加兴奋,更加用力地抽插着,他尝到了有生以来第一次和女孩子做爱的快乐!

三个月很快过去了,波士周乐不思蜀,天天都赶回金屋和小蝶温存,他不知道,至今蚕虫仍未能顶穿小蝶的薄
膜。

波士周要求小蝶再续约,小蝶说道︰「你对我很好,不过,我因为没有身份证,在香港就像坐牢一样,我决定
用你这笔钱返回深圳买楼做生意!」「那么,我去深圳探你好吗?房子你看中了吗?我买了送给你,那一百万,你
用来做生意好了,如果不够,我还可以再给你。」一个月后,小朱和小蝶手牵手住深圳高尚住宅区一幢几千尺的三
层高西班牙式别墅的小花园散步,情话绵绵。他不做波士周的傍友了,居然以港商的身份与深圳的高官巨贾打交道,
做生意,他要建立自己的事业。

「表哥,这幢房子可好?」

「好极了,又宽大,又漂亮,一应设施俱全,全靠你了!」「不要这么说,生意进行得怎样?」「已谈得七七
八八了,下个月择吉开业!」「我还要应酬波士周吗?」

「我看要的,以后或许要他帮忙、支持,待我站稳了脚,才对他摊牌吧!横竖他要周末才有空来,到时,我去
酒店住一晚好了!」「表哥,波士周的阳具真是像蚕虫一样小,至今我还是处女呢!」小朱紧紧按着小蝶说︰「太
好了,我不会介意波士周曾经上过你身的,只要我们是真心相爱就成了!」表哥的棍子比波士周粗大,小蝶轻抚着
它说︰「表哥,真的要慢慢来啊!」「表妹,蚕虫进入你的体内,有什么感觉?」小朱好奇地问。

「就像被指头挑逗,痒痒的,怪不舒服。」小蝶不好意思的答。

「你怎么知道自己还是处女呢?

「我知道的,那块薄膜还完好无缺的嘛!」

小朱一直像抚摸珍玩似的摸弄着小蝶那对晶莹如玉的乳房和那个甜甜的水蜜桃,现在水蜜桃已渗出液汁了,他
突然发出奇想,美酒加上水蜜桃汁一定很好味的。

想到这里,他由床上跳起来,走到酒柜取了枝XO回到床上,头上脚下伏到小碟身上,胯间恰好盖着小蝶的小
嘴,那枝灼热硬硬的棍子贴着小蝶的粉面。

这不是第一次了,小蝶明白表哥要她做什么,张开小嘴,伸出舌头,吮着、啜着,最后吞入小嘴里,像吃雪条
那样。

小朱打开XO的瓶盖,将瓶口插入小蝶的小洞,将酒灌了进去,然后用嘴巴紧贴洞口,将倒流出来的美酒一口
一口吸入嘴里。

小蝶的感觉十分奇妙,小洞的洞口、洞壁被舌头吮啜,既痕痒又痛快,蜜汁像一个被挤破了的水蜜桃,源源不
绝,混和着醇酒,被吸入小朱的嘴巴。

最妙的是香醇的美酒通过桃源洞嫩肉,渗入了血管,小蝶虽然没有饮酒,却有腾云驾雾的感受,她在快乐的呻
吟,娇躯在床上颤动。

满满的一瓶XO,小朱已饮了半支,酒精在体内燃烧,将欲火烧得更红更旺。

他霍地站起来,将小蝶那双修长的美腿搁往腰间,坚硬的棍子,对准洞口,向前一挺,插入玉洞里。

棍子插到一半时,棍头被一层有弹力的薄膜阻挡着。

啊!波士周的蚕虫果然未能冲破粘膜,小蝶仍是如假包换的处女,小朱狂喜,用尽吃奶力气插进去。

小蝶的处女膜终被坚硬的肉棍冲破了,她痛得尖叫起来,小朱抽出棍子一看,棍身沾有丝丝鲜血,他更兴奋了,
挺动熊腰狂抽猛插。起初,小蝶「哎哟、哎哟」地呼痛,逐渐,随着阵阵快感涌上心头,呼痛声变为性感的呻吟,
表兄、表妹合奏一枝销魂曲!

扶着红肿的水蜜桃,小蝶娇道︰「表哥,你不爱怜人家的,拼命的抽插,你看,我两片唇儿变得红肿了!」小
朱用指头夹着那两片红唇道︰「这样才够味道啊!刚才你不是很快乐吗?」小朱人财两得,他就快脱离傍友行列了,
不用卑躬屈膝了,抱着貌美如花的表妹,他由心里笑出来!

【完】